客服熱線:3610 4901
​11.5 - 11.18買滿$199即享88折買滿$388即享85折*​​
Double1188/Double1185

金耀基:人間有知音

讀本好書
發佈日期:8 Apr,2019
金耀基:人間有知音

問世間情為何物?金耀基先生認為情有多種,其中之一便是知音,而對金老而言,最珍惜的就是師友中的知己、知音的手札。見信如面,正可一窺書信人的精神面貌,此書既寫信、又寫人、且寫金老自己。

金耀基:人間有知音

以下是與金耀基先生的訪談內容:

我叫金耀基,是個八十三歲的老人。為什麼這樣介紹自己?因為中華書局最近幫我出版了一本書,叫《人間有知音》,這其實是我的私人書信集。八十歲之後,很多人建議我寫回憶錄,但我沒打算寫,因為搜集資料很麻煩。可是我一直有個想法,就是把過往師友寫給我的信整理出來。一來因為很多師友已經不在人間了,可作為一種紀念。二來他們當中很多人在社會上都曾發光發熱,甚至可以說是傳世之人,所以這些書信非常有歷史價值,值得整理編印。

當我有了這想法後,和中華書局的總經理趙東曉博士商量後,他非常支持,並建議我將這本書信集做得和別人不一樣。以往的書信集就是簡單把信件印出來,或簡單介紹一下,但這樣讀者便看不到時間、空間交集的地方,也彰顯不出書信的意義。所以趙博士就建議我用五百至一千字的篇幅。寫寫自己和每一封書信及每一位師友的關係。

我有時一天會寫八、九個小時,因為自己覺得這件事很有意思。有的師友,因為他寫的書我不一定全部看過,所以就要找資料,故此也花了不少時間。我想告訴大家,這些私人書信差不多是我五十年來的人生交往。五十年以前的,坦白說,都已經不見了。因為當時從台灣去美國,不少很珍貴的信,包括和林語堂、徐復觀等等的信都找不到了。

幸虧當年來香港後,很多信我都放置在藏書的地方,沒多理會,所以多數的書信我還都留着。我花了幾天時間,在大學的研究室和自己的書房裏翻箱倒櫃找到不少,所以才有了今天這本書。

無論中西方社會,都有書信的身影,這是人類當時非常重要的通信工具。尤其是中國人,非常重視書信。以前很多的東西都可在書信中看到,例如書法。當年的我,生活在一個轉變的時代,小時候已經有鉛筆、鋼筆,但因為父親的教導,我還是會經常用毛筆寫字。可惜自從我由美國來到香港,直到退休之前,三十多年都沒有再提起毛筆寫字練字,只是偶然有人找我題字時才會寫。

二○○四年退休至今的十四年中,我才又開始定期寫毛筆字,筆都寫壞了很多罐。由此我想到了通信的問題,記得當年有些人給我寫信都是用毛筆,尤其是一些日本人,字寫得真好。當時絕大多數人都用鋼筆、原子筆,包括余光中、饒宗頤,後來我發現即使用鋼筆原子筆,也能傳達書法的味道。

鋼筆字是一種硬體,與毛筆的軟體不同,難於展示精神風采。書信,我總覺得是一種書體,我稱之為最有手和、心的溫度。因為書信的對象是人,記錄了人與人的關係。當然並不是每封信都有情感,但基本上傳達了某種信息。

為歷史留痕

回看這五十年的書信,差不多一大半的師友都已經走了。不禁想起弘一大師李叔同的那句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甚至在我的這本書出版後,也有不少人相繼離開。我發現,這些書信保留下來真的是有一定的價值。不僅是我個人感情的回顧,也是為歷史留了點東西。

為什麼叫做《人間有知音》呢?因為知音千載難遇。過去,無論是彈琴、寫文章,那時候的聽眾很少。好像鍾子期和伯牙,兩人初見時子期讚歎伯牙的琴聲「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但到了第二年約好的見面之時,鍾子期已經走了。所以伯牙才會抱着琴,說出那句「世間再無知音」。

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再看今時今日,情況截然不同。我前不久見過劉詩昆、郎朗、李雲迪,他們都是很好的音樂家,演奏會的觀眾都有幾千人。現在的流行歌演唱會,聽的人數甚至都要上萬。所以現在的聽眾、觀眾已經和以前完全不同。過去出書是手抄本,宋代才有印刷術。一本手抄本當時又有幾個人能看到呢?所以那時一本書的價值真是不得了。現在的書印得越便宜,就代表着資訊越發達。回頭看英國喬叟的時代,一兩本書甚至可以買一套房子!

所以我很幸運,我的書有書局幫我出版、報紙、電台幫我傳播。這些現代人的幸福,都是這個資訊大發展時代的成果,對我們這些寫書人而言,真是非常幸運。我以前開過兩次書法展,有時想想,蘇東坡、顏真卿、王羲之,那麼大的書法家可都沒有機會開書法所以今時今日,知音就真是越來越多了。

金耀基的書寫人生

我的書寫主要分三種:學術書寫、散文書寫、書法書寫(藝術的書寫)。很慶幸,我在八十歲之後,居然還能有書法的書寫出現。因此我在書信中看到自己人生中太多難得的東西,所以本來這本書叫做「金耀基私人書信集」,我特意加上了一句「人間有知音」。

《人間有知音》主要記載了我將近四十歲後的人生,一路下來我和不少人成為了朋友,或者書信上的朋友。當中不少是當代學術、文化、藝術、教育、經濟等領中的人傑名士。讀他們的書信,見信如面,正可一窺書信人的精神面貌,把這些書信印出來,也可撫慰我心。雖然有些人的書信無法全部收錄書中,但無論如何都是留下了他們的雪泥鴻爪,對我個人也是一種激勵。因此,我對每個人都寫了五百到一千字,是寫他們其實也是寫我。書中,我不僅是寫了我的朋友、老師,也寫了自己的很多種種。這麼一來,其實這本書也變成了我的半部回憶錄。

我的一生,差不多可以用「書寫人生」來定義。作為一個知識分子、讀書人、教授,「書寫」就是我的人生經歷。所以我也希望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這本書,很有意思。

【以上內容由知書提供】 「知書」是香港首個知識服務手機應用程式。集「讀」、「聽」、「學」於一身,滿足都市人對閱讀的需求,打造全新的閱讀體驗及場景,為讀者提供入耳、入心的知識服務。

iOS 下載: 按此下載
Android 下載:按此下載

作者簡介

金耀基,一九三五年生,浙江天台縣人。台灣大學法學士、政治大學碩士、美國匹茲堡大學哲學博士。曾任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講座教授、新亞書院院長、香港中文大學校長,一九九四年當選為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七十年代,金教授曾到英國劍橋大學、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訪問研究,八十年代應聘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德國海德堡大學訪問教授。 金教授之學術成果除在國際學術專刊發表多篇論文外,中文主要著作有:《從傳統到現代》、《中國的現代轉向》、《中國現代化之終極願景》、《中國文明的現代轉型》、《中國民本思想史》、《中國社會與文化》、《中國政治與文化》、《社會學與中國研究》等書。

最新促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