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打風優惠買滿$288即享88折!*

SBCAUG88
特價貨品除外

德國幼兒園原來這樣教:一位台灣老師的德國教育大震撼

莊琳君

【震撼推薦】
小熊媽張美蘭(親子教養作家)
王麗芳(《孩子只是卡住了》作者)
江束(財團法人新北市兒童教保協會第十屆理事長)
江蘭芬(前「道生教育機構」幼教處處長、現任「遊戲英語工作坊」顧問)
秦夢群(政大教育系特聘教授)
彭菊仙(親子教養作家)

德國人對孩子的期許是:讓孩子長大後能擇其所愛,愛其所擇!
德國孩子的每一步學習,都是為了「獨立」做準備!

作者對照台灣與德國幼兒園教學和父母教養態度,並藉由在德國幼兒園實際工作經驗中所得到的啟發,提供台灣讀者一種新的教育視野。內容以學理和實例並行論述,聚焦在「學前教育」的教育理念和教養實例,讓讀者更容易瞭解德國父母和幼教人員的處理方式,是基於何種教育信念。

【0~6歲的幼兒教育,就像德國教育的縮影】
1.學會生活自理擺脫依賴才能擁有「我做得到」的自信;
2.讓孩子自主學習單純的滿足求知慾才能真正熱愛學習;
3.鼓勵自我挑戰從失敗到成功才能累積面對新挑戰的勇氣;
4.允許孩子冒險、哭鬧、任性、不聽話嘗試不同途徑才能壯大內心渴望獨立的能量……

【幼兒園的生活點滴,就是德式教養雛形】

1.自理能力是獨立第一步,從生活每個基本環節學起,慢慢建立自信心:
【穿著】脫襪穿鞋2歲穿脫褲子(選擇自己今天想穿什麼)3歲穿脫衣服;
【喝水】學習水杯塑膠水杯一手拿穩水壺+一手抓著水杯;
【吃飯】學會使用叉、匙比吃進多少食物重要練習擦手擦臉收拾自己的餐具
【行動】2~3歲校外教學不是走路就是搭乘交通工具4歲開始練習自己過馬路
(當台灣的父母認為讓幼兒園的孩子單獨過馬路太危險,德國的父母想的卻是孩子沒學會自己如何過馬路才叫危險)

2.和別人相處是獨立第二步,從和同儕相處培養社交和衝突應變能力:
【教孩子學會愛別人】
3歲以下照顧嬰兒玩偶培養同理心;大孩子則從「我要的」轉移到「別人可能需要的」……
【教孩子人際關係互動】
走出家庭,從小帶孩子參加各種親子活動、到公園放風、幫孩子找玩伴、2歲安排遊戲約會(Play Date)、5歲開始在同學家開趴過夜……
【當孩子被咬被打】
台灣爸媽:「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被咬?是哪個小朋友呀?」
0~3歲孩子的德國爸媽:「Es passiert,這本來就是會發生的事。」
3~6歲孩子的德國爸媽會跟孩子說:「我可以幫忙你一起找出方法來,但是我無法代替你去解決問題。」他們會請老師從旁協助孩子面對問題,卻鐵了心腸不替孩子出頭。──>孩子終究必須學會為自己挺身而出

德國老師、爸媽具備以下特質:
(1)有很強的心臟,遠遠看,放手讓孩子嘗試;
(2)有很大的耐心,讓孩子慢慢學會長大,慢慢嘗試+確認自己的興趣;
(3)唯一覺得不能輸在起跑點的是:培養孩子的社交能力

【一位台灣老師的德國震撼教育】
1. 孩子:「這是奶嘴!」
老師:「不對喔!這是土星環!」
──>德國學前教育指南第一條:不要去指導孩子該怎麼看這個世界。孩子對這世界的理解,不應該只建立在大人給予的觀念,因為失去話語權的孩子,往往得花更長的時間體認到自己其實是獨立的個體。
──>台灣老師的練習:這階段孩子的學習生活是著重其想像力和創造力的發展,創造一個可以雙向自由對話的空間,讓孩子練習表述,來拓寬自己的思路。

2. 「校長,我是不是能在課程設計上多加些學習內容?」
「豐富課堂內容是個好點子,但妳要記得,不管學什麼,『讓孩子快樂』是幼教老師最重要的責任。」
──>德國人相信,快樂的孩子不一定學得最快,但有可能是最後學得最好的那一個!
──>台灣老師的練習:寫教案不是重點,學前教育應該努力的方向,是讓孩子能由內心自發的熱愛學習這一件事。為了鼓勵孩子參與活動而設計的獎勵制度,到頭來可能只是變相地讓孩子產生「這東西無聊到要用獎品來讓我學習」的心理,等於直接削減孩子的學習動機,而養成有獎品才願意學的被動態度。

3. 口頭上常鼓勵孩子說:「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卻又常替孩子設限,只給孩子我們允許的安全範圍;或者亦步亦趨跟在旁邊放不了手。
──>德國人有一顆很強的心臟:樂見孩子的勇氣和行動力、放手讓孩子自我挑戰、欣賞孩子冒險的天性。
──>台灣老師的練習:練習收拾起自己多餘的擔心,練習去相信孩子的能力,不因為想保護孩子而輕易拿走他們與生俱來的勇氣。


本書特色:

1. 每篇文章都有實際案例:兼具台灣老師的習慣思維VS.德國老師的處理原則vs.德國爸媽的教養態度,以及老師和家長之間如何合作無間。
2. 德國優質小孩的全方位能力養成之道。
3. 近距離體驗德國學前教育理念與幼兒園日常活動安排。


作者簡介:

莊琳君,英國教育學碩士、十年幼兒園教師經驗(台灣七年+德國三年)。

定居在德國的台灣人。畢業於英國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教育碩士。曾在台灣任職幼兒園老師七年,目前任職於德國漢堡市區雙語(德/英)幼兒園教師兼教學組長。

從小一路叛逆到大,被爸媽稱之為「家裡最乖的那一個」。高中為了反抗無理校規差點被勒退,正式擺脫高中數學的那一天覺得人生頓時由暗轉明。教官黑名單中的列管學生竟然最後以教育工作者為一生職志,從此相信每個人生曲折都有其意義。

91
定價:107
節省:16
優惠期至 2017年08月31日

序言

【作者序】
身為教育工作者的十年自省

在到德國幼兒園任教前,我在台灣的雙語幼兒園任教,前後加總起來約有七年的時間。當時的我,是一位大學外文系剛畢業的菜鳥老師,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能學會如何帶班授課,努力在不同體系的幼兒園兼課來精進自己的教學技巧,幼幼班到大班都帶過,工作了幾年後覺得無法再有所突破時,也毅然決定去英國深造攻讀教育研究。

在英國求學期間,受到指導教授George很大的幫助。教育研究所的課程密集而繁重,白天在圖書館找完資料,晚上再回到宿舍挑燈夜戰是常有的事,從期初到期末,班上因為學科被當掉而失去畢業資格的人越來越多,我也懷疑過自己是否能順利如期完成學業,幸好George每次的心靈喊話,都能讓我重拾對自己的信心,他對我說:「●越困難的研究,往往更有價值,不要因為怕失敗而自我設限,教育的最大意義就是探索自己的無限可能,不是嗎?●」

我在他身上,第一次體會到,一個好老師能給予學生最大的啟發,不會只限於知識傳授,而是願意去相信自己的力量。

後來因為遠嫁德國而離開台灣幼教領域,憑著顯著的教學成效和融洽的師生關係, 我一度深信自己沒有愧對所學,稱得上是一位盡責的好老師,一直到我進入德國的幼兒園。

在德國任教三年後,有幾回和臺灣的家長,或是自己身邊熟絡的友人聊到臺灣和德國兩地教育模式的差異時,常會得到以下幾種回應:

「一直不停的倡導德國幼兒教育多好又能怎麼樣呢?臺灣的大環境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啊,我們當父母的根本無法改變什麼不是嗎?」

「我也贊成全人幼兒教育,但就算勉強獨排眾議讓孩子接受了這樣的幼兒園,上了國小進度落後跟不上同學又該怎麼辦?」

不少父母就算認為給孩子一個自由快樂的童年是件正確的事,內心還是陷入了對臺灣教育環境的「無可奈何」和擔憂孩子「進度落後別人」的複雜思緒裡。

偶爾我也難免會被旁人標籤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鼓吹者,認為我似乎過度放大德國幼教的優點,然後一面倒的否定臺灣主流的幼兒教育,很少人能明白,從臺灣到德國任教的我這幾年所面臨的思想衝擊。●一路從觀察、溝通、思考到自省,將兩地經驗相對照之下汲取的體會,對自己而言,是遲來卻十足寶貴的一堂課。●

「學生課堂打瞌睡,多半是老師教得太無聊」一向是我在臺灣任教時抱持的想法。因為對工作態度的堅持,所以無法容忍自己馬虎草率地上完一堂課,我會想很多遊戲,很多方法來鼓勵孩子在最短的時間內能夠學到最多,我想我姑且還算是教學認真的老師吧!很多時候也不會給孩子出回家功課,我覺得孩子在幼兒園已經上了一天的課了,只要提升教學效率,孩子能夠展示出學習成果,那麼寫功課就不是必要的事。然而,給孩子功課出太少這一點,卻不時引來家長反對的聲音,認為孩子在家空閒的時間太多,不知道要幹什麼。

「就不能讓孩子玩一下嗎?」記得我忍不住向我反映家長意見的校長這樣咕噥著。

我一直認為,有本事的老師應該讓孩子在課堂上盡可能學得快學得多,而不是變相一直增加孩子的回家功課,雖然也想努力替孩子爭取點什麼,但我的認知仍然被禁錮於「學得快等於學得好」的框架裡。而現在的我卻不禁想問問過去的自己,孩子們就算學的又快又多,就足以證明他們學得好嗎?到底以幼兒教育的角度而言,這個「好」的標準在哪裡?如果孩子讀寫流暢,卻沒有解決衝突的能力,那算是學得好嗎?在德國工作後的我時常在思考,多數臺灣幼兒園給予孩子們的到底是「教育」抑或是「學科訓練」?

德國幼兒教育裡,絕對是把孩子的身心健康擺在學習成效之前的,教學活動的比重也絕對不能超過孩子的自由玩樂時間。這幾年細心觀察德國孩子每一步的成長之後,我才意識到臺灣幼兒園的密集課程不止阻絕了孩子適性發展,對於「玩」(Freispiel)之於學前教育的意義似乎理解得不夠透徹。

此外,孩子在此一階段不同的心理需求更是長期輕忽的一部分。孩子每一階段都有不同的學習任務,在孩子本該大量在戶外探索玩樂的年紀讓他們整日忙著學東學西,回家還得寫功課,課程滿檔到孩子連發呆的自由都被剝奪。如果為了學習過多的智識課程,而讓孩子的童年充滿壓力,甚至影響孩子身心的正常發展,不管成效如何,只怕從任何角度來看,都稱不上是優質的幼兒教育。

就算是在標榜德/英雙語的國際幼兒園,●比起學了多少英文字彙,德國父母更重視孩子玩得開不開心。●從表面上看來,德國幼教老師的工作似乎很輕鬆,既不用寫聯絡本,不教讀寫也就沒有各科目學習成效的壓力,孩子每天自由玩樂,盡情跑跳,吃好心情好就算任務達陣。

如果要說臺灣和德國幼教老師最大的差別,就是即便生活自理能力都被視為必要的學習項目,但臺灣多半更偏重密集的智識學習,學拼音、學寫字、也學算術,期待孩子能在最短的時間學到最多的項目;德國則注重對孩子整體觀察,從孩子的自理能力建立,班上的交友情況,面對衝突情境的處理能力等等面向,幼教老師每天都會將所觀察到的一切提出來開會討論。

舉例來說,班上倘若有個兩歲孩子改不掉愛咬人的壞習慣,德國幼教老師除了第一時間制止之外,另外還會花時間思考孩子咬人時的狀況,被咬的對象是否有相同點,咬的部位多半在哪……諸如此類的細節並記錄下來。毫無疑問的,咬人這行為不可取,但是●德國幼教老師更重視的是能夠試著找出行為背後的原因,而不只是看見錯誤的行為。●

現在反省過去在臺灣任教的自己,發覺當時看孩子的視野稍嫌片面狹隘,也許孩子各自的喜好和才能我會記得,但是當時的我的確沒有太多的時間與心思去釐清孩子每個行為背後的原因,現在的我,不時得提醒自己要慢下來,多花點時間觀察孩子,去理解他們真正的需求,學習接納每一個孩子不同的成長步調。

會想寫一本關於德國幼兒教育前線側寫的書,出發點是因為一些在臺灣的友人都陸續當了新手爸媽,他們常不時詢問我在臺灣、德國兩地的幼兒園工作後的心得,也非常好奇德國父母對於幼兒教育抱持著怎麼樣的期待,於是我開始彙整這幾年在德國幼兒園所觀察到的一切。

●德國的幼兒教育並不是毫無缺點,但是他們的確在堅持著一種不可撼動的教育信念。原來「以孩子為主體」課程設計不是只存在於教育研究的學理論述中,它在德國的每一個幼兒園都被徹底實踐著。●

所以我想,如果能藉由這本書,提供臺灣關心幼兒教育的家長或老師另一個角度的教育視野,或許能更清楚的洞察教育體制內外的一些問題,並試圖找出方法來。

改變臺灣教育現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明白。但如果我們只能感到無力,只知道妥協,會有更多孩子無法擺脫這種近乎被軟禁的童年,如果有越多的人為孩子發聲,這期待改變的聲音就能夠被傳達到更遠的地方,它會慢慢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去突破瓶頸,期盼有一天臺灣的幼兒園不再聚焦在學習成效,教育也能回歸本質。

讓我們,一起抓住那個改變的,可能。

產品資料

作者
ISBN
9789863841845
分類
家長管教技巧
裝幀
平裝
著書語言
中文(繁)
出版日期
2017-01-25

同類型書籍


快將售罄

發表你的評論


Only registered users can write reviews. Please, or register